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N生活图 >「人为什幺要活着?」──哲学家如何回答小朋友的大哉问? >

「人为什幺要活着?」──哲学家如何回答小朋友的大哉问?

时间:2020-06-11  阅读:946  点赞次数:922  

「人为什幺要活着?」──哲学家如何回答小朋友的大哉问?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你知道哲学家平常是什幺样子吗?《小朋友的哲学大哉问》藉由问哲学家孩子气的哲学问题,套出他们最日常的一面。

如同我在给此书的推荐序里写的,现代学术圈里的哲学家讨论的哲学问题,跟一般人想像的哲学问题通常有点落差,在高度分工的学术合作下,现代哲学家其实很少有机会直接处理那些看起来像是大哉问的问题,例如「人生的意义是什幺」、「存在是什幺」。比较常见的情况,是处理某些大哉问的某个细节,或者某个同侪对于某个细节的意见。

然而,在《小朋友的哲学大哉问》里,编辑野矢茂树硬是用小朋友的口吻写了一堆「大哉问」,并逼迫(?)日本的一群哲学教授回答。教授们非常捧场地写了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这些文章并不是学术着作,他们不需要引用有名的理论,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写出启发性和趣味兼具的意见,也不影响这些意见透露出来的哲学思维。

东京都立大学教授神崎繁认为,我们在回答「为何要活着?」的问题之前,需要先区分两种不同的「为何」:

这两种「为何」表达的是不同的问题。前者询问的是一件事情发生,或一个事实成立的原因;后者询问的是做一件事情的理由。要回答「A发生的原因是什幺?」,我们通常需要提供一组过去的事实B和一些因果律则L,并让B和L的成立可以保证A发生。要回答「做A的理由是什幺?」,我们通常需要提供一组慾望和想法,并说明为什幺A会是满足这些慾望和想法的恰当手段。

或许你会认为这个区分很简单,根本不需要特别说明,不过其实人偶尔还是会搞错它们。例如说,在「人为什幺要活着?」这个议题底下,我就见过不少人认为活着的目的是延续基因,或者「在演化中胜利」(不管那是什幺意思)。当然,秉持这种立场的人可能有其他理由可以进一步自我说明,不过在我的经验里,也有些人只是纯粹搞混「『演化╱我的祖先有成功延续基因』是我存在的原因」和「我存在的目的是『参与演化╱成功延续基因』」这两件事。

青山学院大学教授入不二基义则以一个区分巧妙指出为什幺我们有理由认为:「活着」的目的只能来自「活着」本身。沿着神崎繁建立的区分,入不二基义指出,「为何活着」并不是在问「构成『人活着』的生物学条件有哪些?」(持续呼吸、循环系统正常…),而是在问说,人活着的目的是什幺。

探讨行为的目的,对人类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不时需要用「为什幺你要考新闻系?」、「为什幺晚餐不吃牛肉麵?」来确认彼此的想法、协调,而要回答这些日常生活中的问题,通常也不困难,是大家都可以做到的,例如:「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新闻太烂了,我要改变这个现况」或者「因为昨天晚上吃过牛肉麵」。

然而入不二基义认为,讨论单一行为的目的,跟讨论「活着」的目的,有很大的差异。你可以很容易使用「某个行为之外的事物」来说明这个行为的目的,例如用你对新闻的愿景来说明为什幺要念新闻系,但是我们恐怕没办法用「『活着』之外的事物」来说明活着的目的,因为活着就是你经历过而且即将经历的所有事物的总和。

入不二基义主张,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可以接受的「活着」的目的,就只剩下体验「活着」本身。你当然不见得要同意入不二基义的论证,不过他确实指出了一个有趣的区分:如果「活着」就是你可能体验的一切的总和,那幺,从「活着」之外去寻找活着的目的,真的是合理的吗?

面对「要怎样才能和其他人互相理解?」这个问题,名古屋大学教授户田山和久指出问题背后的两个预设: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但是我觉得其实并非如此。会烦恼这个问题的人,第一种是认为彼此理解很困难。而第二种是认为彼此理解是好事的人。但是这两种想法都是错误的。

户田山和久认为,其实人天生就拥有了解别人心灵的能力:一般来说在四岁之后,小孩就能理解「当别人相信的事情和我不一样,他会做出来的事情也会跟我不一样」这件事,并以此预测别人的行为。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理解其他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但除了「理解别人想法」的能力,人也有「隐藏自己想法的能力」。更何况,户田山和久指出,若是随时都能知道别人在想什幺,恐怕也不是很愉快的事情。

此外,户田山和久也点出了一个跟「理解」相关的区分:

比方说,你解释想去读A国中的理由,但是父母却回答你「我懂,但是还是不可以」。你可以会觉得他们不懂你的心情。这里的「懂」不是「知道」,而是「尊重」或「谅解」。这种意义上的「彼此理解」才是更重要的。

在这种区分底下,我们可以看出「理解」的侷限:你可以「知道」别人的想法,但依然不认为那想法有道理,甚至动用权力阻止别人照着该想法去做。这在家庭里常常发生,在社会上也常常发生。

在以上的例子里,神崎繁挑出「为何」的歧义;入不二基义找到「活着本身」跟其他行为的重要差别;户田山和久则指出眼前问题的重要预设。分析歧义和区别,以及侦测问题预设,都是哲学的基本功,日本的哲学家们在此书里不只是讨论孩子气的哲学问题,也是重複演练这些基本功可以怎样用在日常且有趣的问题上。

《小朋友的哲学大哉问》是我看过最日常的哲学书之一。哲学家们几乎不使用专有词彙,但你依然可以从他们的回答里,找到一些哲学惯用的分析方式。当然,即使你不有意识地寻找,也可以安然体会理解和质疑这些有创意想法的乐趣。如果你打算跟小朋友一起读,可以参考我在推荐序里写的一些讨论建议。

《哲学哲学鸡蛋糕》填饱肚子动动脑!►►

相关文章